乌龟和兔子的故事难免老套

投稿:神婆

梦见我在巴黎,有个藤架花园,候机大厅样的主卧,小窗,组合柜上有电视机,很老式,褐色壳。

和头戴兔子头套的人争辩,讨论革命,每个物品都不是原来意思。兔子女一直相信她是神招的,就像我一不小心失去了爵位给了她一样。

她想和我、乌龟先生一起去探险,其实这个主意是我想要的,不为什么。我和乌龟先生认识很多年,怎么认识的记不得了。乌龟和兔子怎么认识的我想大家都知道,他们盘算什么,不管怎样就这样算上了我一份。

我的奶奶半辈子住在一个鱼市里,当然她不是卖鱼的也不是卖鱼的妻子。我小时候一直在想:也许他们年轻时发现了一个宝藏,一个不能移动的宝藏,所以久住在鱼市了那里,哦那里本来不是鱼市,买鱼找鱼看鱼的人多了就变成了鱼市.

我开始有点相信兔子女所说的话了…没准 我们正走在找宝藏的路上。

对于失去爵位这件事,我在飞机上一直有思考,他本是我的,是我爸爸给我的,是我爷爷给我爸爸又给我的,更是我爷爷的爸爸给我爷爷后给我爸爸再给我的,这么长串不是想说明爵位有多么宝贵,只是我一直不知道爵位也会丢失,表示一下我的惊讶。

然而为什么会掉在兔子女身上?据她说:某天她在草地上追赶蝴蝶,阳光明媚.突然一团绿色的东西从天上砸了下来,那时我在巴黎她在非洲.我的爵位就这样嗖的一下是她的了.

当然这个世界里面没有鱼男,为什么这个世界里面一直没有他这个问题,我也很奇怪.

这个世界里面有很多我不认识的人,可每晚一直打交道,像战友像知己,很难说我现在在哪里。

但是目的很明确:找个宝藏,顺便走走。我是有信仰的,无论如何它就在那里。

在路上我睡着了,兔子和乌龟要去沙漠看看,外面风很大夜很黑,我斜躺在老敞篷的后座。

他们说城市都被人挖掘光了,哪个楼都拆了再建,哪有秘密和宝藏.

我想起了奶奶家的墙壁,小而潮湿的石质房子.在墙壁后面有个洞,每每把手指插进墙缝隙里就有风掠过指尖

他们都爱把宝藏藏在哪里呢,宝藏都爱躲在哪里呢

── 改错别字改得很烦之梦子記錄於二〇〇八年四月四號
3,001 次阅读
5個人打了分 渣中良優神

  1. xning 二〇〇八年四月四號一八時一八分|引用

    喜欢这个梦……


  2. 身形臃肿的猪小橙 二〇〇八年四月四號一九時三分|引用

    为什么归在假梦类?


  3. anny1714 二〇〇八年四月四號一九時二八分|引用

    什么叫假梦啊 .第一次投稿…


  4. lithium 二〇〇八年四月四號二〇時三六分|引用

    真的梦写得多了……就变成了假梦


稿
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