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肉粉的诅咒看样子还挺温和的

投稿:估计是还没学好画画的0°

我跟BF在一家快餐店吃牛肉粉。他很正常滴坐在桌边吃粉,面前放着一盆杜鹃花。花盆下面还有个托盘,托盘里面长出一些青草。我的位置不是他旁边或者对面,而是对面高一些的位置,那里有个吊板,我蜷缩地跪在吊板上俯视着他,然后坦然地伸出手去扯下一根杜鹃花托盘里长出的草,放在嘴里嚼了起来。

BF也很坦然,甚至没抬头看我一眼,专心的吃粉。我满嘴的青草味后开始有点忐忑,没话找话的跟他说:“以前家里的文竹新长出的嫩芽都这样被我吃掉啦,妈妈说真的可以吃哒!”他平静地说:“恩,可以吃,再吃吧。”于是我就不忐忑了,真的又揪了一根开始嚼,这根比之前的那根老一些,纤维嚼的有些塞牙,满不舒服的就醒了……

今早醒来我就想,一定要把这个梦画下来(等我学会画画- -|),画面感超强烈的,定格在那里,还蓝灰蒙蒙的背景……

[一个月后学成的更新×简笔画也是画呀^^]

zero_2.jpg

0°◎2007-8-13

── 气量大但是耐心小之邮递员大叔記錄於二〇〇七年七月一六號
3,147 次阅读
2個人打了分 渣中良優神

  1. 二〇〇七年七月一六號一八時五九分|引用

    。。。吓我一跳。。。没想到过去这么久的事情大叔还记得的说


  2. 二〇〇七年八月一三號二三時九分|引用

    自学的好处就在于不花什么学费~!


稿
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