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小孩在家可不能随便叫外卖

便

投稿:yuchunchi

是今天下午三点爬上楼开始睡觉的,然后期间做了很多梦.都记不清了.只记得最后做的一个梦.
貌似是过年的时候吧,因为在外地做生意的舅舅也在.以前和舅舅不亲也是一年只能见两三次面的缘故.自从舅舅开了七个小时的车送我去大校上课后,和他变得有些亲近.(梦中的我看到舅舅走下楼对我笑时,真是这样分析的).可我们在的地方却不是奶奶老家或新居,竟然是完全陌生的地方.记忆中没有哪个亲戚的家里有很长很长的木制楼梯,头顶架着一盏昏黄的拐角灯.(不知怎么对灯投射出的灯光的颜色记得特别清楚).貌似结构和日式的屋居有点像.接着说,我应该是从外面放完鞭炮什么之类的回来,正兴冲冲地往楼上冲,然后听见有向下的脚步声一抬头就看见舅舅周身晕着灯光走下来,看见我朝我笑了笑,脚也不继续往下迈了堵在楼梯口问我课业之类的问题.我应该是傻缺缺地一一回答吧.
后来,小表弟和最小的表弟(小表弟是三姨的孩子,最小的表弟是舅舅的孩子,现在才两岁不到,可我竟然梦见他长大的样子,虽然我完全记不起他的脸)缠着我要我带他们离家出走.我没头没脑就答应了.然后我们就出现在一个酒店的房间里.两个表弟非闹着说肚子饿要叫外卖.虽然我知道要是被外卖的人知道我们只有几个小孩的话肯定会有危险,(梦中的自己还很嫩呢)但是我拗不过他们两个,只好打了电话.刚开始叫的两个都很顺利,但第三个披萨的外卖(我记得十分清楚是披萨)走到我们屋子里来,眼神很险诈的那种环顾了四周.我看出他的企图于是朝着对门的那个房间喊,\"爸爸,快出来,外卖到了.\"那人很阴险地说别骗人了什么之类的.也不知怎么的他就被我们三人合力推到门口,然后僵持着.我让两个表弟躲到房间里的另一扇门后面,(这时候房间的布局又和奶奶的现在的家有点像,只不过奶奶家的那个另一扇门是个玻璃门,不堪一击.然后我边推着们边拼命地超外面喊\"救命救命.\"终于我把门关上了.飞快地拿起电话打酒店的前台可都没人接.那人在门外拼命地撞门,我在里面急得不行,可恶还是没人接.终于门被撞破了.我只能飞快地起身把他引出了房间,一路上我一边奔跑一边疯狂地喊着救命救命.我看见路上有很多人,有个女人在洗衣服停下来看着我,却一点也没有要帮我的意思.于是可能是我故意地我就躲进了那个女人的家里快速地锁上了门.我也不明白那人为什么一直要追着我(那人是个带帽子还把帽檐压很低的男人).然后又是那人踹门我躲在里面瑟瑟发抖的情境.后来那女人的男人回来了,不知道他们达成了什么协议,竟然也帮着那个人撞门.然后电锯电钻什么的都从门外插进来了.突然后面传来一个声音,我转头一看是个巨大无比的怪物.他说会帮我之类的.后来我们还说了很多话都不记得了.
然后我就梦到运动会的时候,里面打棒球的场面.全部的人拿着红色的软棒便跳边喊.我站在运动场中间不知道在干什么.
然后不知怎么我就醒了.貌似不知所云了点.

── 电冰箱記錄於二〇一二年五月三〇號
377 次阅读
沒人打分 渣中良優神

稿
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