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和指

投稿:M

靠窗的位置,窗户是原色木头框的门扇型,我把两边全都推开来。转头,看见午后的阳光穿过我左边的睫毛落在圆桌上你的手心里,你轻轻握住了它。安静的空气中,微尘盘旋着浮动,灵活得像是有生命的物种。我右脸贴着胳膊肘趴在桌上拨弄着眼前淡蓝色小陶瓷罐里不知名的绿色植物,你伸手捋了一戳我的头发圈在食指上,连带的动作将这触感传达到头皮,我抬头望向你,下巴搁在桌子上,你没说话,只是看着我笑。我用右手轻轻握住你的手背,翻过绕着发丝的手掌,你没有用力,手心向上自然的搁在桌上,我小心地顺着你手指的关节摸到最顶端指腹的位置,那是生硬又柔软的一小块地方。

── 邮递员大叔記錄於二〇一三年一一月一〇號
963 次阅读
3個人打了分 渣中良優神

  1. 这是谁都不会知道的秘密 二〇一四年八月七號一一時三六分|引用

    五点半钟从床上爬起,只觉得天地混沌,其余的便没有了,想起昨晚思考的那么多事,只觉得惋惜。只是一个赌约,笑着告诉你没有人追得到我,你笑了,尽管我没有看见,但我就是知道,你笑了。你随后悠悠的一句,那要是追到了怎么办?让我整个人一怔,但也很快回了一句,那便试试吧。
    第二天的消息栏里,原以为像是往常一般寂静凄清,却不曾想,你的未读消息竟有五十多条,一条一条翻去,看后便觉得委屈。活到现在,从没有人说这么多真心的话给我,只觉得鼻子发紧。
    末了,他最后发来的话是,怎么样,用这些话追你足够了吧,我似是猛从梦中醒来般,这些话只不过是他用来证明他是对的的证词,这都是假的。
    事后问他,你发来这些话,有没有想过你是否真心,他说,那又如何,只是赌约罢了。你莫是认真了?
    我笑笑,怎么可能呢。没有人追得到我。


稿
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