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糊不清的我结婚了

投稿:怎么有疯

好忙的梦,典礼,人潮,但是看不见新郎,我自己在跟各种宾客寒暄,宾客一拨又一拨,唯独不见新郎

── 邮递员大叔記錄於二〇一四年八月一二號
288 次阅读
沒人打分 渣中良優神

稿
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