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

投稿:贺诗云

在梦里,我变成了二战时期意大利对抗德国的军官(梦里意大利是德国对立国)。
最后一次决战到来,空气里充满着硝烟的味道,德军显的咄咄逼人,带着它的新型战争武器,冲着我们叫嚣。我与我的士兵们挖掘埋葬尸体的空间,因为如果战争中的尸体没有得到很好的转移,那么那些堆积如山的尸体就会变成将我们围堵在死亡里的墙,我们挖掘出一个湛蓝色与白色交融的地下冰层空间,美的令人无法呼吸,但它却即将成为我心爱的士兵们的坟墓,成为尸体的乐园,也许我也会躺在里面。我内心很清楚的知道赢率不大,我很有可能就此死去,我并不在意死亡,沉重的使命让我无法喘息,但对一个人的挂念,让我暂时不愿死去,也许我该去见见他,那样我就可以毫无牵挂的与德军决战····
在战场上,穿上一件便服,我就这样去寻找他了····我小心翼翼的在德军士兵侦查的领地里穿行着,我知道他们在寻找着我和我的士兵,一旦发现脱单的我们,子弹便会降临···我小心的在地下水到,阁楼走廊····穿行着,寻找着。
我终于找到他了,在一个木质的阁楼里,他穿着一件宽松的灰色毛衣,带着金属边框眼镜,坐在一张古典木质的椅子上看着书。我无法形容在打开们的一霎那,整个世界是如何天旋地转的变幻,我无法形容,外面的枪林弹雨与我眼前他的静谧形成多么奇幻的交融···我就那样屏住呼吸的将他凝视,整个世界运行似乎都变成了慢动作···
他转过头看向我,眼神很是迷惑。就在这时,廊道里响起了德国侦察兵的脚步声,他走向我,档在我的面前,以阻隔侦察兵的视线····他关上门,望向我的眼神依旧迷惑带着挣扎。“我是你曾今的爱人”我的声音里带着轻微的颤抖 “可以抱我么?” 我问。他将我抱入怀中···我把脸贴在他的心脏的位置,低语着:“你失意了,你不记得我了,我们以前有过很快乐的时光···我是如此的想你···”
此刻,他的怀抱是多么的安逸,我甚至想就此沉沦,不再去想自己的使命···战争,我是如此痛恨它,它让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永远沉寂,让我和他来之不易的相遇又将面临分别···“我也许即将死去了,我只想在死去前见见你···” 他将我凝视,带着熟悉与悲伤····我流着泪,同样凝视他···这一眼是如此的短暂,却带着永恒的性质···“吻我”我说···他俯下头亲吻我,我迎上他的唇,携着炙热与决然···
我与他道别,在战场上飞快的穿行,以能尽快的回到我士兵的身边,他们需要我,在穿行过程中,我脑海里依然挥之不去与他离别前的低语:“如果这次我能从这场战争中活下来,那我就来找你,我们重新热恋,一起好好生活···” 战场中,如雨般的子弹穿行着,一个又一个的生命在我的身边倒下。我脱掉我的便衣飞奔着,洒着泪,对着我的士兵高吼:“总攻!”

── 熊猫武士記錄於二〇一五年四月二一號
317 次阅读
沒人打分 渣中良優神

稿
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