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婴

投稿:秦眠

一个明星的女儿 出了事 人群中伸出一双手拿过一个马笼头状的东西 往她全身套。笼头的环一节一节的扣住小孩的关节 最后一个掐住了她的脖子。我盘腿坐在她面前 她把头拧向我 我狰了一下面部表情 小孩突然笑了。治疗开始了 我闭上眼 不敢去看那画面 只是不断的闭着眼做着鬼脸逗小孩子笑。我闭着眼 却听得见看得到小孩的笑声和同我一样做着鬼脸。人们把她浑身的关节都拆开又重组。治疗结束了。一个老嬷嬷抱着女婴说:“小囡 居然一下都没哭 好啊!多谢你了!舍蛇神会保佑你的!”说完 人群尽数散去。明星找到我说:“我送你回家。”
我下了车 在路上看到的都是没有头的随风摇摆的蛇身 直立在草丛里、转角口 晃着晃着 像草一样。我欣欣然的往家走。路上我飞檐走壁 脚下像踩着一个蜷起来的蛇的风火轮。蛇帮我避掉许多伤害。
一个男的劫持了那个女婴 我与另一个女人追到了火车上。火车上全是人 我只能见到那男人一张隐隐约约的脸。他挥着手里的票 嚷嚷着:“先上来一个人!”我们尽数挤在了车上。我面对着他 我的左手边是一个外国人。那男人呓语着逗怀里的孩子。我拉拉外国人的袖子 对他说:“看到了吗?那位是我从精神病院逃出来的父亲 他抢走了我的女儿 请你帮帮我!”外国人顿了顿 趁着刹车 用薄毯蒙住了男人的头 我冲上去帮他 男人被蒙死了。我与那个女人谢过外国人 坐上了返程的火车 车厢里有三个人 一女两男 我和同伴交了票钱给那个女人。到了第二站 女人说:“我买了四张票 你们应当再付我钱!”我伸手夺过她手里的车票 说:“我们已经付过了 不会再付了。你再吵我就把票撕了 扔出去。”司机冲她打了个眼色 女人噤声。忽然我的那个女同伴跳车走了 我大喊为什么 她说她本来就是想去考邮电大学。我见到一栋绿色标志的建筑物正在飞快的向后退。似乎许久以后 我又回到这里 四周到处是大学 我坐在同伴的车后座上 哭的稀里哗啦。

── 熊猫武士記錄於二〇一五年四月二四號
378 次阅读
沒人打分 渣中良優神

稿
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