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逃亡

投稿:Coraline

这一天,太阳照常升起,江河照常环流,万物照常生长。但是,这一天的3点26分,世界静止了3分钟,人们突然集体陷入了昏迷,除了我。
3分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我的意识虽然清醒着,身体却不能动弹,犹如旁观者一样目睹身边的人一个个倒地不醒。幸好眼珠子还是能转动的,我环顾四周,发现这个二十多平方的房间居然没有窗,真是让人压抑。布局有点像办公室,桌子椅都整整齐齐地摆放在一边,有趣的是没有人趴在桌面上昏迷,倒是全部都瘫在地上。
这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失忆了?可我还记得自己叫李烟瑾(当然,这是化名)。酒后断片儿了?还是穿越了?还没纠结完,便嗅到空气中飘忽着一股异味,像什么东西开始腐败发出的味道,难闻得有点刺鼻。瞥了一眼那些昏迷的人,我去!我勒个去!我发现有三四个人的脸色转青,真真的面如菜色,而且脸部皮肤上面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出黑斑,我见识少,初步断定这些为尸斑,所以他们应该是……已经死了的……死了的……了的……的。
盯着这几个si人的可怖面容,心里的不安冒了出头后便一发不可收拾,何况这几个人还在持续变异中,皮肉时不时一阵轻微抽搐,然后变得青紫,腐烂,如黄泉边上盛开的诡异之花。这么恶心的画面为什么我还没晕?心头的恐惧霎时间被放大数倍,感觉胸腔就快要装不住这恐惧,时刻准备爆裂。
这3分钟实在漫长,终于到点了。不过,那些变异的人,噢不,他们不是人,也谈不上死人,他们是丧尸,因为他们现在的样貌与美剧《Walking Dead》里的丧尸一般无异。这时,我发现我能动了,呵呵,万事大吉喜大普奔啊,可还没高兴完,那些丧尸也动了,我的心顿时跳到了嗓子眼,最近那只丧尸的手还搭在我的鞋面好么!
房间里连我在内一共5个活人,4只丧尸,不幸的是这个房间没有窗户,只有门。如果只是这个房间有丧尸的话那么好办,直接夺门逃生,但如果外面也有很多人变异为丧尸呢?第六感告诉我,这不是个案,外面都是丧尸。这不就是传说中的困兽斗么?难道天要亡我?
来不及继续怨天尤人,丧尸已经陆陆续续地爬了起来,垂着无力的肩膀,呼哧呼哧粗喘着蹒跚着向我走来。估计还没进化,行动相当缓慢,但问题是距离我太近!触手可及!千钧一发的刹那,我往后跳开,居然跳了两米远,简直打破我体侧的跳远记录。
门就在我身后,是先解决了房里这几只丧尸还是先开门逃命?活着的人都苏醒了过来,睁眼一看发现那么多丧尸都几乎吓尿了,尖叫着抓起手边的物件扔向丧尸们,丧尸的皮肤软趴趴地像煮熟透的猪肉,稍微用力的攻击就可以打掉一块皮肉。人类见攻击并没有打到丧尸,便一致地奔向门口,簇拥着欲夺门而出,偏偏弄巧成拙,个个堵在门口,根本开不了门。另外就是他们就快要把我当面粉碾成饺子皮了。
眼见丧尸越走越近,虽然还有活人在跟前挡着,但我也彻底急了,大吼着:“滚开一点!不然开不了门!”好不容易钻到门框边上,趁机拧开门把。果然不出我所料,外面都是丧尸,一只只嗷嗷待哺,迫切想冲进来。几个活人被外面的丧尸数量吓得愣了,就在那瞬间,丧尸群蜂拥而上包围了他们。
来不及哀悼那几个人,趁丧尸没有发现贴紧门边的我,我一鼓作气地冲了出去往左边方向拼命地跑。与我擦肩而过的有很多丧尸,但比较多的还是人类,他们茫然失措,我看到有个妈妈抱着还是婴儿的孩子边哭边跑,有个男人背着自己的父亲不肯抛弃,但是有个男人拼命地甩掉女友的手,因为她的背部已经被丧尸撕了一大块肉,血肉模糊,露出森森白骨。生死关头,人性毕露。不过我现在孑然一身,除了自己的名字很多东西都想不起来,只需要自己活着就好。
前一秒我还想着,咦,为什么平时体育不达标的我突然可以跑这么快,都比得上刘翔百米跨栏喽!弹跳能力也不错,随便一跃一米多高耶!后一秒我便发现不对劲了,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往这个方向跑,其他人的逃命方向都和我相反的?
百思不得其解,于是我瞧着那哪个顺眼便抓过来问。哟,是个小鲜肉呢!”为什么你们都往那个方向跑?“他显然很生气,但幸好问答了我。
”你妹的,黑暗军团来了,他们所到之处都会发生灾难,到过哪里,哪里就会毁灭,TDM快放开老子!“他使劲挣扎着。
黑暗军团?谁来告诉这么个非主流名字谁起的?听起来好牛X的样子。
”丧尸不是更恐怖吗?“我就奇怪了。
”狗屁!黑暗军团的人见人就杀,都是疯子!“他挣脱了我的手,一溜没影了。丧尸在后面对人类狂追不舍,我只好继续加速前进,好几次都差点被丧尸那像松树皮一样干巴巴的手抓住,有惊无险。百忙之中,偶尔会有种——哈哈我就是跑着玩的感觉。
毫无预警的一声巨响吓得我顿了一下,然后悲催地感觉卫衣帽子被扯住了。妹的,不用猜都知道是丧尸扯住了。惨了惨了,小命休矣……我绝望地闭上双眼,等待着骨肉被撕离的剧痛和血液流失的晕眩感……
等了好久。啊咧?没死成?我张开眼睛,扭头往后看,呵呵哒,抓我的那只丧尸死了,连带附近的十几只都死了。
突然听见类似军人的踏步声,整齐而有力,地面都在颤抖。我回头一看,oh my god!黑压压的铁甲兵啊,个个身穿黑甲,从头武装到脚,还带着黑色的金属面具,面具上纹着某种图腾,看起来杀气凛凛。他们有的拿着长枪,有的拿着大刀,有的拿着弓箭,有的拿着盾牌,避开我,一步步往我身后的方向前进,把丧尸一只只击杀。有种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狂妄气势。
他们就是黑暗军团?专门杀丧尸的,维护世界和平?人们是不是被他们外表吓坏了,所以有点误解了?
但是不过一秒我便有点打消了这个想法,因为我前方不到一米的地方就站着带剑的铁甲兵,看他面具的花纹与之前的不同,更为复杂更为精致,应该是头目。这都什么时代了,还流行冷兵器?果然我是穿越了么,还是架空的。
暗黑色的血液顺着剑刃往下流淌,滴在地上便马上混着泥土滚成一颗圆珠。刚才的丧尸是他秒杀的。咳咳,我该先道声谢谢么?不过我想还是先保持沉默好了。
他没有说话,浑身散发出生人勿近的气息,眼中不带任何感情,仿佛看到的都是死物,无足轻重。
”黑暗军团来了,他们所到之处都会发生灾难,到过哪里,哪里就会毁灭。“ ”黑暗军团的人见人就杀,都是疯子!“突然想起那个男生的话,刚脱险放松下来的神经又紧绷起来。突然觉得生命就是脆弱,在绝对的强势面前,多余的挣扎只会显得更加弱小无力。
见人就杀,为什么,难道人类都和他们有仇?还是他们其实就不是人,不然干嘛带着面具,从头到脚包的严严实实的。扯远了,见人就杀,是疯子……我是人啊,这个头目是要酝酿一下宰杀我的情绪么?
天空是灰色的。乌云静止着,色如浓墨,仿佛要吞天蔽地。
我以为准备坐化升仙的铁甲头目居然动了,没有拿剑的左手慢慢摸到腮边,扣住面具,缓缓地除下面具……

********************我是现实分界线*********************************

”P,昨晚我做梦被丧尸追杀,差点死掉了,是这样的brabrabrabrabrabrabra。。。那些丧尸太恶心了,如果我知道是做梦,赶紧让丧尸把我咬死醒过来就好了。“
”哎,你千万别这么想,如果在梦里死掉,也许你就死在梦里了。“
”。。。。。。“好有道理的样子。。。
”而且,就算被丧尸咬死,你也不一定就能醒过来,可能会掉入另外一个梦境。“
”那。。。。。。幸亏我梦里求生意识够强,特别强,还激发了异能,跑得特别快,呵呵!“

── 猴大仙記錄於二〇一五年五月三〇號
380 次阅读
1個人打了分 渣中良優神

稿
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