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猫

投稿:药引

我拉着我的拉布拉多在遛街,拉布拉多实在迷你
以致于我记得那个大叔搭讪的每一句话每一个情节
他看起来那么和善,帮我的狗狗量体长,才十五厘米,和善到我可能以后对这个世界上任何人都会怀有戒心了
然后他开始经常跟着我玩,逗狗狗
经常是在公园里 我在想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把他赶跑,不过他的那种疯狂性格,应该是会死死跟着我直到我和他说话还是什么吧,以便他进行下一步骗局
那时我有补习班,C语言
周六上课,去教室的时候快迟到了,幸好老师还没来,可是为什么教学楼楼梯还没开门?我明明已经听到朗朗读书声。我只好想顺着楼梯旁边大概两米高的窗户爬进去
我登上了楼梯几个阶梯,翻过围栏,窗户距离我横向距离大概一点五米。
我一点一点挪过去,后面一堆也等着开门的小情侣看呆了。我顾不得许多。
安全上楼,耶!老师还没来。
后来不知怎的,我答应了大叔的请求,他让我去他住的地方玩。一直盛情邀请。这是想干嘛?
我去了,那是一排普通民居,只有两三层,每一栋。他住地下室。
我进屋了,往下一看,好可怕,好阴暗。有一个穿黑袍的女人,瘦骨嶙峋,满脸皱纹,抬起头死死盯着我,而后大吼大叫。我听不懂。大叔却习以为常的样子。但他竟没解释什么。只有下去的路,就是直接坠下去,无法自己上来。他是我的撒旦吗?
我夺门而逃。现在想想,幸好,幸好,好在他没像电影里的,锁住了门。挡住了门。
但后来,我好奇了,好奇杀死猫。我招呼了几个小和尚,和一个带他们的女老师。我想去大叔他住的房子探险,要他们帮忙,拉上去。上面要有人接应。
这就去了。我和几个小和尚慢慢被吊下去,用细细的放风筝尼龙绳,透明那种。
不懂为何,他家竟有过山车。我们坐了上去,他还和那个奇怪的女人在熟睡。
但到我们坐了一圈回来,把小和尚都拉上去了,到我了。他们醒了。我好害怕。
我拼命催,快点!快点啊!近乎绝望。大叔醒了还迷糊了一会儿。我慢慢升上去他就醒来了。此时我离地面大概一米五了。但他动作快点还是可以抓住我,拖下去。
我害怕的尽最大可能缩着我的腿。
终于安全上去。我呼了一口气。脚底下是他们两丧心病狂追悔莫及的大叫大嚷。那么绝望。仿佛刚刚就可以把我永久留下了呢
又一次,去上课。我慢悠悠走着。
一个班级经常迟到的男孩子却急急忙忙的跑。我下意识看看表。靠!快迟到了!我也急忙跑起来。跑起来的感觉很爽,仿佛所有人都在看着你,羡慕你的活力。就像跑酷。
到了,又没开门。我熟门熟路想跳窗,但翻过了围栏才发现窗户怎么突然变远了!我不敢了,但拉不下脸,后面有人。我只好颤巍巍伸一只脚过去。谢天谢地!我定睛一看,窗户竟锁了。后面还是上次那一对小情侣,眼神还是那么诧异。
而后我突然想起才三四米的地方又有一个楼梯,我看过去,那个楼梯门居然开着!我满脸黑线从那个楼梯上去了。老师又没来。
我上完课了,拎着小蛋糕从一个个喧闹的教室走过,到楼梯口时,后面大叔来了!我拉着朋友的手说让他先走。他只看了我一眼,眼神让我觉得黑暗,他也没停留,背着农药罐一手拿着喷枪就下楼了。而我还迟迟在楼梯口往下看他。
他神经质的慢动作抬头看我,定了一会儿。突然猛的转身,提着农药桶做出要泼的姿势大步上楼来。我马上拉着朋友的手往后跑!
我不敢回头,仿佛觉得脚步声始终仅仅跟着我,像毒蛇的腹部摩擦地面的声音,听起来让人快要绝望的停下来自生自灭。
前面就是一个喧闹的教室。我推着我朋友让她拐进去。我们进了教室。我从背后抱着我朋友,想护着她就算了。农药淋一下不会死。还可以有这么多证人。
良久没动静。
那些同学没有理会我们,仍在吵闹他们的。只有几个探头探脑看我们。我突然想起来我是短发,可能被误认为女同了吧。赶紧放开了她。往后看看,没人跟来。我是不是该转学?
我醒了。
但我怎么感觉浑身乏力。心里伤感

── 电冰箱記錄於二〇一五年六月九號
495 次阅读
3個人打了分 渣中良優神

  1. DR 二〇一五年一一月一〇號二〇時二分|引用

    看完了,感觉像是自己做了一场梦。


稿
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