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糕店老闆就是滿面通紅的司機

滿

投稿:DL

意識到的時候,我坐在一個出租車的副駕駛,沒有司機,車在慢慢滑動。我跳下車,身處偏遠的城鎮,身上只有十塊錢和只有2%電量的電話。跑到鎮上最繁華的地方,地上是土路,偶爾經過的車掀起黃沙,路邊有些雜亂的商鋪。於是,我結識了跟我同樣遭遇的長髮女生,我認為我愛上她了。我們順利地攔了一輛簡陋的出租車,說我們要去北京,司機是個中年女人,滿面通紅,順利地答應了。開了一會,她將車停在一個農戶前,下車進了屋子。一隻巨大的紅色皮膚的狗從屋子了衝了出來,甩著哈喇子和臉上猙獰的囊皮。我在吃一小塊魷魚片,他就將我試做目標的慢慢逼近,我慌忙將食物丟在車外。他撲上去聞了聞,走了。我說,我們別等了,換輛車吧。於是下車。隨即發現路上的人對我們指指點點,說蛋糕點老闆要殺掉我們,讓我們快跑。蛋糕店老闆就是滿面通紅的司機,認為我們放她鴿子而氣憤。蛋糕店是鎮上最大的商鋪,我們一直跑,一直聞到蛋糕的味道。在一個轉角處,蛋糕店老闆的女兒走了出來,長髮女生停了下來開始吻她,我繼續逃命。我在只有一個簡陋站牌的公交車站,不認識站牌上任何一個地名,四下無人。電話早已關機了,我在後悔為什麼沒有早些求救。一輛出租車出現,我鑽進去坐在副駕。剛說了要去哪,一個東北大漢從司機的車門擠上來,將司機擠在兩個座位的中間。說他要回老家,讓我下車。我在哀求說有人在追殺我讓我先走吧。他說 對不住姑娘,我也真急,順路的話捎你一程吧。我說 不用了,方向正相反,把我帶到好打車的地方吧。我們上路,經過了紅臉女人的農舍,紅色的惡狗衝了出來追著車一直跑,對我狂吠。我被撂在一個公路的路口。景物已經不再那麼衰敗。我伸手攔車。一個精緻的跑車停下。裡面做了一個精緻的姑娘和她男朋友,還有一隻大貓。我上了車,說要去北京,她說同路,我們在閒談,我嫉妒加虛偽的讚美她討好她,才敢從懷裡拿出我的小貓,說它好久沒喝水了,已經睜不開眼了。我對它死亡的恐懼讓我從夢中醒來。

── 正妹記錄於二〇一五年六月一〇號
421 次阅读
1個人打了分 渣中良優神

稿
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