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修剪

投稿:貘

我和甲,乙都是好朋友,甲自己住,我和乙合租,我们都住在一栋楼里。梦境里,甲打电话给我们,讲她收到了威胁。我们赶过去,发现有人死掉在走廊。去甲的房间,甲很害怕的告诉我们窗外对面那栋楼里同一水平视线的正对的那个房间里有个戴着黑色宽沿绅士礼帽,身穿黑色大衣的带银色面具的家伙就是凶手,然而现在她被发现是目击者,生命恐怕也收到危险。
具体记不太清,总之,因为种种情况,跟我合租的乙告诉我,她确定不是那个对面楼的人干的。甲才是真正的凶手。甲之所以这么做,是想让我们相信她,而我们也必须装作相信她,否则恐怕也会被灭口。
这时,另一伙集团也来到了这栋楼前的地方,我们周旋了起来。最后的最后,剩下了对方集团的一个副老大,还有我们三个。这时我抬眼看了看对面那栋楼,发现就是窗户上的贴纸一样的人影。
我下定决心叛变,乙出主意,告诉我甲知道了,你不能回到住的地方,不然甲会找上门干掉你,锁门也是没有用的。于是我躲进了衣柜里。

第二个梦,我到了一个山地的小村庄里,这个村的村头是个悬崖。也没有什么保护设施。
我和爸爸来这里,爸爸是科研人员。他带我走进一个地下通道里,那里的墙壁上有暖气管子一样的各种铝制钢管,接口处有蒸汽冒出来,一股自来水的味道。终于到了目的地,他说这里是核设施基地,不要乱碰东西。一堵墙前面是错综复杂的西铁罐粗铁管,以直角的方式固定在离墙壁不远处。然后中间是一个圆形的铁门,上面也有许多管子。我们打不开,然后就顺着通道出来了。出来以后我看到了那个悬崖。前面是一片草地,野花很多,没有人修剪。

── 邮递员大叔記錄於二〇一五年六月一五號
491 次阅读
2個人打了分 渣中良優神

  1. 秦眠 二〇一五年七月七號二〇時二七分|引用

    我梦见过会发光的野花


稿
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