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答应你

投稿:Unique_

當小雯推開我家門的那壹刻,我萬分驚奇。

三年前的暑假,是個異常不錯異常令人興奮的假期,因爲那是我們高中畢業後的第壹個暑假。高中畢業是壹個極爲複雜的詞,前半個爲名次,後半個作動詞。當兩詞連在壹起的時候,組成的這個大詞“高中畢業”便有了相當程度的含義,飽含回憶,飽含深情。于是,我步入了人生中有史以來最輕松的暑假。之所以輕松,在我看來絕大部分是因爲沒有作業。
但要說到小雯,時間也許還得倒退三個月。
在高考前三個月的時候,女朋友和我分手了。至于她的名字就不細說了,提起來妳懂得,就像那首歌,心痛2009。分手的原因我至今未明。三年了,我至今未懂啊!甩手當天我追了她半裏地問:“怎麽了啊,我錯了,我錯了,妳倒是說啊,到底怎麽了?”得到的回應是響當當的三個裸字:“自己想”——痛快!
自己想。
後來高考就那麽郁悶的伴著分手過去了,沒考出傳說中的逆天成績,但也不至于爛到讓人擡不起頭。放假後果斷每天跟兄弟們喝酒唱K。有壹次酒桌上,不知不覺有了八分醉意。沒錯是“八分”醉意!看著桌子晃晃悠悠地旋轉著,酒瓶子似乎都要向我撲來壹樣。也怪我,把酒都喝空了,只冷落了那冰冷的瓶子在桌上立著,它們是要來向我討酒債吧。旁邊的壹個兄弟突然問話了:“哎,跟妳女朋友咋…咋回事啊。”
我禿魯著嘴說話含糊不清:“不知道哇…‘自己想’!”
“妳妹的什麽叫自己想,妳的事我他媽怎麽自己想!”
“哎不是,是她讓我‘自己想’!然後‘啪’,沒摔門,走了。”
“噢,懂了,這事兒怨妳呀!”
“是…是…怨我,怨我。”
“怨妳不該和她好!”
“是,是,怨我。”
“妳沒想著換個人?跟小雯聯系…聯系?”
“小雯?人家有男友吧?算…算了吧,人那麽漂亮,我不行哇!”
“扯淡!給…給妳她電話…的…打!”
恍惚中眼前飛來壹個手機,接著那個手機又飄飄忽忽的移到了我的耳旁,只聽見“都……都……喂?”
“唉.喂…喂。”
“誰呀?”當聽到這甜美的聲音的時候說實話,我腦袋瞬間清醒了壹大半,但清醒持續的時間卻沒多久。我在跟誰說話,小雯啊!壹個漂亮到用“美”都形容不了的女孩!
電話那邊又傳來了聲音:“喂?誰呀?說話啊!”
我趕緊回過神來:“啊,是我,是我,能聽出我聲音吧?”
“噢,聽出來了,什麽事啊這麽晚。”
“我,不好意思啊,我跟哥幾個喝高了,有點說胡話了,妳別介意啊,妳…做我女朋友吧,妳可以考慮壹下啊,嘿嘿,其實我今天也沒喝多少的。明天我請妳吃飯吧,然後下午我們去看電影,妳想逛街我陪妳,隨便逛多久都行,我有的是時間,真的,到哪都行,只要別突然放開手給我留下三個字‘自己想’就行。妳…做我女友吧?”
值得我困惑的是,她靜靜地聽完了我的話,“這個…我覺得我們做好朋友還是比較好吧。”
更值得我困惑的是,我的回答竟然是這樣的:“好吧,我可以等妳的,三年後見,做我女友啊”…後來發生了什麽真的記不得了…據史料記載應該是在KTV包廂裏睡了壹整夜。

上面這都是些陳年舊事了,我本以爲這事已經沒事兒了。
可今天,當小雯推開我家門的時候,我露出了出奇的驚訝。小雯拍拍身上的雪,“嘿嘿,想不到吧,今天我給妳做飯~哦,叔叔阿姨也在啊,阿姨今天您別忙了,我來做菜吧!”爸媽好像很正常壹樣地把小雯迎進了門。只有我頓在原地半晌沒想明白。
吃飯時也不知怎地,激動吧大概…夾起壹筷子菜抖了抖放進碗裏,結果把筷子抖掉地了。小雯看過來,眯著眼笑了,“妳看妳,多大個人了,呵呵。”說完去廚房拿了壹雙新筷子,我便也笑著接過來,但又發現我手中除了筷子之外還多了壹張小紙條。我悄悄地打開,上面寫了四個字,是那樣難以忘懷的——娟秀到甚至美好的四個字,“我答應妳”。
我突然覺得世界真的很美麗,很溫暖,仿佛我所有的痛楚與不快都瞬間冰釋了,仿佛我可以丟掉所有的壹切,只要那四個字和那甜美的笑容永遠留在我身邊就好。那種感覺,就好像我正躺在暖暖的被窩中壹樣,舒服而又享受、美好而又難舍…
享受的同時,伴隨著遠處傳來的壹陣鬧鍾聲。微微地鬧鍾聲在此時此刻顯得有些不和諧,不,是很不和諧。但我還是坐起身來把它關掉了…

——小唯

── 梦子記錄於二〇一五年七月一號
444 次阅读
3個人打了分 渣中良優神

  1. Unique_ 二〇一五年八月七號一七時五三分|引用

    是不是這個夢有點長啊555沒人點評呢/(ㄒoㄒ)/~~


稿
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