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爸爸逆袭

投稿:kuokuo

去年冬天最後一隻夢

場景一
下著雪的公園小山包 一群年輕人,兩個人一對 一正一邪 有件東西是可以印證身份的,正的那個疼了,邪的也會疼。接到邀請函來登山,天氣很陰沉 跟天黑差不多 我是爬上山頂的第二名。剛爬上山頂,山下就發生了三車連撞的車禍。

場景二
小吃店,放著TVB跨世紀那種劇。
人物是老闆。老闆娘,我,一個女生還有另外2個女生
我們拿出帶的東西來分享,那個女生把我一整袋吐司全部要走,很乾,吃著吃著,老闆把湯端上來,但我已經吃好了,那女生表示要分給我,我說我還有,她松了一口氣說,那我就不用分給你了。
突然來了一堆黑社會,帶頭的是個鳥叔模樣的矮胖子。把那兩個女生帶到廚房,讓她們各自念他手裡號碼牌的數字。(矮胖子擔任的角色類似Mr.game那種制裁控。)一女生用粵語念,另一個用日語(但是我聽到的是普通話,鳥叔說是日語)通關了,一點技術含量都沒有。鳥叔找了些莫名的理由打砸搶了一番之後走掉了。老闆和老闆娘很鬱悶。這時候出現了一張店門口的照片,我用手把它虛化又清晰虛化又清晰······)
到晚上 出現了一個陰沉系的帥哥,是早上登山活動邪惡一方的一個人。他說,爸爸太軟弱了,才會成天被打砸搶。他要用他的方式讓爸爸逆襲。而圍觀的我 腦海裡出現了具象的揣測,就是這個帥男要附身or控制他爸爸成為一個制裁者,把受害人(鳥叔或者無辜人士)騙到陰暗的小廚房,進行嗜血的制裁。
狗狗電話——醒

── 海贼三記錄於二〇一五年七月一四號
524 次阅读
沒人打分 渣中良優神

稿
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