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环的结束

投稿:Kaiser

我进入了一个没有结束的轮回
追着一个女孩在跑,好像是在逃脱什么,我不知道是逃什么,没有时间没有勇气停下来想,就那么跟着跑…… 我没有看到她的正面,长相是怎样的我也不晓得,但那个身形好像在哪里见过,见过吗?非常熟悉却回忆不起来。
我跑了很远,路途中充满障碍,或许,那些并不能称为障碍。那些路,像是龟裂的、冰冷的石板路,事实上也感受不到踏在上面的质感。路上充满了”人“,仔细想来,那些可以称之为”人“吧,类似于影子的实体,恍恍惚惚的行走,好像都看不到彼此。
终于在某个时刻,她停下了,我也停下。我们没有交流,她转过身,样子是什么样子,我无法去形容,但绝不是没有样子的人。只是、或者太美太标致,让我无法说出来的感受。
到此刻,我以为停下来,就意味着这么结束了。可时间好像突然倒流,也可以说,回到了之前的某个时间点,我依然还是跑着,前面依然是她…… 很容易发现,周围的人和场景都是重复的过往,我不明白所以然,控制不住的跟着跑,这个必然的片段再次发生。毫不夸张的说,几乎相同的经过重复了三次之多,我很害怕,我在梦里找规律,找线索,这是怎么了。
这个过程,感觉上短暂又漫长,我猛然醒悟了过来。
每一次重复都不太相同,但是,场景,人物,事件会重叠发生。我追着姑娘跑,过马路的时候与条纹衫男子对视,翻过栅栏我停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回到了过去事件的起点,在过马路的时候,看到一个姑娘从穿条纹衫的男子旁边经过,而我正走向前面的栅栏门。一切人和路都在重复,交叉,重叠。我找不到打破循环的缺口。
我与路人交谈,渐渐看清晰。我想不起来他们是谁,但彼此熟悉。我感受到自己被这种模式慢慢侵蚀,甚至拒绝挣脱。恍然间,自己像是迷津中的小白鼠,猛然顿悟。其规律是,在每次循环的开头,我都会与一个新的角色联络,方式可能是交谈、跟随、对视……如果不与这个人发生联系,那么就会这一个事件中继续下去。
我要继续下去,我谨慎的注意周围熟悉的一切。
马上,新的开头与我试图联系,这次通过手机。电话铃声一直在响,来电头像是个男孩的脸,完全无法回忆那是谁的脸,在名称显示的地方,是英文steven森。好像是这个名字吧,非常陌生。我来不及再过多思考,我想结束这无休止的重复。几乎是看到手机那一瞬间,手指滑动到挂机键。挂掉了!挂掉了!内心产生极大胆怯的兴奋感。我迅速熟练地翻出未接来电,将此人删除,就在那一瞬间,我猛地睁开眼,感觉着自己的恐慌和震惊,我醒来了,躺在床上,烛光微微跳动。

── 邮递员大叔記錄於二〇一五年一〇月一三號
340 次阅读
沒人打分 渣中良優神

稿
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