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空间式的循环与自杀

投稿:秦眠

我不是我,我出现在一个会客大厅里,我身边有一个狐朋狗友,面前的地毯上摆着一列塑料的玩具兵器,我挑了两把称手的,居然和真家伙一样坠手有质感。我和朋友杀进议会厅说:既然有替代品了,就把这些原配都杀了吧。——我知道那些都是国际领导人。然后我们遭到了全球追捕。我们逃的筋疲力尽,并在下半场用光了全部的武器。没有办法,所有的同伙为了掩护我们都死的死,抓的抓。
朋友最后领着我滑进一扇正在缓缓关闭的卷闸门。那门是彩色的。进去以后都是狭长逼仄的走廊,没有房间。朋友疲惫地告诉我不要打开任何一扇门。我应允着,他走后在色彩诡异,灯色昏暗的过道里推开了一扇门。一切都变调了。生锈的水池,拧不紧的水龙头,到处是水管,水锈斑斑,肮脏的水泥地板。我转头,第一视角看到我手臂上满是针孔,我的朋友吸毒过量,倚靠在墙角迷离的望着我。他向我扑过来,我推开他,拼命往外跑。一边跑一边出冷汗,
我跑进一个层层叠叠的设计感极强的建筑群里。国王邀请我坐到他身边来,他说我们这里什么都有,人们把他们的尾巴进献上来给我们做食物,你觉得40.1%如何?我说我可以压到24%。他意味深长的看着我,比了个手势,我了然于心,说:21/3%。他满意地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从右侧下台,去我的房间。方正的一块空间,没有窗,中间伏着一个长尾巴的人,我突然明白了所有的事情,出去,跳楼。我跳下去以后,国王摇了摇头,不置可否。

另外还梦见家里的吊兰被一只半个拳头大的蝗虫吃掉了,只剩一节茬。我哭着跟我妈说,她却不以为然。醒来赶紧跑到客厅——幸好幸好还在还在。

── 邮递员大叔記錄於二〇一五年一一月一四號
748 次阅读
3個人打了分 渣中良優神

  1. tatoo-sausage 二〇一五年一二月六號二一時分|引用

    牛逼,一个很怪诞的故事。


稿
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