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用电锯肢解

投稿:貘

我漂浮
然后沉寂下来

水泥土坯小平房 墙壁上是水泥的灰色

好多尸体被放在抽屉里
拉开抽屉
我的耳朵听不到声音
眼睛睁着
有人帮忙搬动身体
戴着口罩

躺在桌子上 身下垫着草席子
一个男人穿着白大褂 纱布样的口罩 蹲下桌去

我这时才意识到我原来就附在那个身体上

突然传来电锯的嗡嗡马达声

我清楚地看到他拿起一个黑色的电锯 要肢解?

我眼睛虽然睁着 面无表情 但是大脑却飞速的转动
会痛吗
会痛吗
不会痛吗

讨厌那个嗡嗡声
我试着动了动手指骨 这才发现是双手抱胸的安详姿势

关节跟着嘎吱嘎吱 然后我慢慢坐起来

房间里的其他尸体也嘎吱嘎吱动了
我站起来 男人走开了

我走到外面 有篱笆 有菜园
一个小草屋
刚刚我就是在这里面吗?

脑子里一个念头 这个地方磁场有问题
尸体都复活一样 其实他们没有意识 没有危害性 就是能动而已

我拉起男人的胳膊要他离开这里 把门关上

出门时有个光头的少年坐在篱笆和门之间的角落抚摸一只白色的狗 毛好长 拖把一样 小小一只

逃了出来

转身就呕吐

是尸臭吗

醒来忘记了那味道

黄昏的颜色金黄金黄的 好舒服 好安详

── 电冰箱記錄於二〇一六年二月三號
649 次阅读
4個人打了分 渣中良優神

  1. 羽歌 二〇一六年二月二〇號二一時二九分|引用

    场景感十足。喜欢。


稿
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