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硬币

投稿:尘世客 原文

又见硬币,好多的,一块的,五角的,更多的是一角的,清楚的记得有一个一角的硬币上用阿拉伯数字突显着一个年代:2001,我不停的捡,只是捡,却不记得捡了多少,捡得硬币又都放去了哪里,只记得有好多好多的硬币,怎么捡也捡不完,以至于我只挑一块和五角的捡,剩下一大把一大把一角的硬币被一层浅土轻埋在表面。这硬币就好像是封神榜中杨戬手中的竹筒里倒出的大米,倒个没完没了;又好像是用济公手中的破扇扇过的醒心井(后被称为运木古井)上浮出来的木头,同样浮个没完没了。

操场的一处排列着三个巴掌大小的土丘坟墓,这土丘就好比竹筒与醒心井,不同的是,它里边出的不是大米也不是木头而是大把大把的硬币,清楚的记得里边有一枚白色的五角硬币,我挑了几枚一块的和那枚五角的白色硬币准备收入自己囊中,可是越想越觉到心慌,这些硬币是死去之人的后人祭祀先人的,我要是生生的将其拒为己有中饱私囊,估计丘下之人,不对,是之鬼,泉下有知肯定会拉我去阴间讨债的,我那一个怕啊,不能为了几个硬币丢了小命,虽说人为财死吧,可用这点小财来换我的小命还是损了点,不值当啊!于是就把硬币还回了圆包的土丘坟墓的一周。看来,我是没有当盗墓贼的贼胆了,虽说有那个贼心。

那时的天好像在下雨,因为记得我忘在操场上的凉拖鞋沾染着些微的泥土,而这是我已经回到寝室后才知道自己的脚丫子是光着的,看来真的是被财迷了心窍,不过也有可能是被鬼迷了心窍,连鞋子都能忘了,于是急忙忙的下楼梯去操场上找我的凉拖。这时,两个阿姨正在维修楼梯口的横栏,以至于我转换了几个出口并在翻越了铁栏杆之后才终于出了寝室,刚出去就听到一个阿姨对另一个阿姨说:这孩子的脚步中充满了焦急与紧凑却少了份沉稳与镇定,不过,他的那份执着精神还是可嘉的,敢于翻越一切障碍。

一个手拎凉拖的小男孩走到我面前,手中那双沾着微泥土的鞋子正是我忘在操场上的,于是给了他一枚刚捡到的一大堆硬币中的黄色五角硬币,他说不够,我就再给了他一枚五角的,这才拿回了我的凉鞋,记得我和他讨价还价时还告诉他说:我那双鞋也只是四块钱买的时,那个小男孩才同意用两个五角硬币来换我那双凉拖。

几声拖长了噪子喊我名字的沙哑的声音传来,这时我还处在半梦半醒的状态下,又来几声,我被这招魂般的声音彻底给雷到了,吓得心狂跳了几下,看来,我真是有贼心没贼胆且被财或是鬼给迷了心窍,那声音越听越不对路,早起的公鸡叫明的噪子之后,就能听到那沙哑的招魂声,又一声,这一次我被彻底的吓醒了,使劲的抖擞了下脑袋同时将身体弹起,定耳细听一番,这才恍然并开始嘲笑看书之前的可笑,根本没人,不对,是没鬼在叫我,那轻细悠长并带着点沙哑的声音原来是公鸡叫完那一噪子后在空寂凌晨的村落里泛起的回声。汗,原来是虚梦一场啊,摸到手机看了下时间,04:47。

老是会做捡硬币的梦,每每都在梦中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切,好像真有捡不完的硬币在等待它主人的那双恵手去触碰并将其一一捡起,而那主人正是我。下次再做这个梦时,在梦中一定要去找找周公让他老人家给解解这个梦,看它是否预示着什么。

天这时滴起了雨,零星的雨点从天而落,落在我光着的背上,冰凉冰凉的,赶忙收起了凉在外边的衣裳,再回到床上时,余温犹在,躺下,此刻天已朦胧亮,雨还是零星的,时下时停,不过麻雀却已经是开始叽叽喳喳的在屋外叫个不停了。又是新的一天的开始,愿这天一顺到底。

原文地址

── 熊猫武士記錄於二〇〇九年二月二二號
3,448 次阅读
這個夢的直接鏈接是http://ondream.org/2046
3個人打了分 渣中良優神

稿
稿